严刑逼供女间谍 刑讯逼供女性手段图一览 日本鬼子刑讯女人逼供惨绝人寰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养生注意规律

  日本鬼子刑讯女人逼供惨绝人寰,刑讯逼供女性手段图一览!想到了一位极其让我敬佩的女性――赵一曼。她可能是现代史上遭受最残酷刑讯的女性之一,也是亚洲地区首位被实施电刑酷刑的人,据当时参与刑讯的日本战犯供认,最后对赵一曼的残酷折磨,已经不是对一名俘虏的折磨,而是日本对中国,男人对女人,挽回男人面子的一种变态性的折磨。

  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位中国女人被日寇严刑副供的记实,如果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请不要看下去,尤其是女人和未成年人,我这样说,并不是哗众取宠,只是内容充满了残忍,连我自己看到最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再一次重申,做好心理准备!

  在过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时,我们常听到许多女抗日志士在敌人酷刑前面,坚守秘密,决不向敌人吐露半个字的英雄事迹。这些女抗日志士为了自己的信仰,不向日寇低头,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与学习。由于各种原因,在讲述她们受刑经过时,常泛泛的讲拷打,毒刑,没有具体的详述他们经历的骇人听闻的酷刑,这样从某种方面,也减弱了对她们爱国意志颂扬的力度。如写日寇刑讯东北抗日民主联军的赵一曼,也只是钉竹签、鞭打等,其实,他们真正采用的手段远远要残酷数十倍。资料表明,除了强奸之外,日本宪兵对女抗日志士的刑讯,主要集中在折磨其手指,乳房和生殖器部位上,因为那里神经最集中,刑讯痛苦度最大。另外,折磨人的生殖器,对人心理的打击也最大。限于条件,我们的影视作品中,也无法对裸体和血淋淋的刑讯场面直接描述,大陆的书籍中考虑到种种因素也经常泛泛带过。所以,有必要将日本监狱中特务宪兵们一些惯用的酷刑讲出来,只有这样,你才会深深的感受到当初她们能够挺过这些野蛮的折磨是多么的伟大,对她们的崇敬就会油然而生。

  现在,南美某知名华文刊物公布由日文译成西文再译成中文的材料。南美洲一向居住着日裔人士,由于可以想象的法律及人性的理由,在任何情况下资料的提供者将不透露他们的,以及作为他们长辈的材料作者的真实情况。因此不能以任何方式确认材料的真伪,这已经影响了对这些材料的更有效的使用。但是在阅读过这些文字之后会感到必须将它们以各种可能的方法公之于众。

  在过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时,我们常听到许多女抗日志士在敌人酷刑前面,坚守秘密,决不向敌人吐露半个字的英雄事迹。这些女抗日志士为了自己的信仰,不向日寇低头,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与学习。由于各种原因,在讲述她们受刑经过时,常泛泛的讲拷打,毒刑,没有具体的详述他们经历的骇人听闻的酷刑,这样从某种方面,也减弱了对她们爱国意志颂扬的力度。如写日寇刑讯东北抗日民主联军的赵一曼,也只是钉竹签、鞭打等,其实,他们真正采用的手段远远要残酷数十倍。资料表明,除了强奸之外,日本宪兵对女抗日志士的刑讯,主要集中在折磨其手指,乳房和生殖器部位上,因为那里神经最集中,刑讯痛苦度最大。另外,折磨人的生殖器,对人心理的打击也最大。限于条件,我们的影视作品中,也无法对裸体和血淋淋的刑讯场面直接描述,大陆的书籍中考虑到种种因素也经常泛泛带过。所以,有必要将日本监狱中特务宪兵们一些惯用的酷刑讲出来,只有这样,你才会深深的感受到当初她们能够挺过这些野蛮的折磨是多么的伟大,对她们的崇敬就会油然而生。

  现在,南美某知名华文刊物公布由日文译成西文再译成中文的材料。南美洲一向居住着日裔人士,由于可以想象的法律及人性的理由,在任何情况下资料的提供者将不透露他们的,以及作为他们长辈的材料作者的真实情况。因此不能以任何方式确认材料的真伪,这已经影响了对这些材料的更有效的使用。但是在阅读过这些文字之后会感到必须将它们以各种可能的方法公之于众。

  从表面上看来是侵华日军宪兵中下级军官(“第一人称”)的回忆记录,原文题为“女间谍”。全部约十万字。下面登录的是其中的两节。故事发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附近有武汉治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游击队活动。

  “第一人称”逮住了一个敌对组织联络员(没说是国民党还是GCD的):一个年轻的女教师。他求功心切,用尽精神和肉体毒刑。但那姑娘始终不招。“第一人称”只能承认:“我的感觉不象是我正疯狂地折磨她,倒象是她被特地派来折磨我”。

  文中对各种女性刑罚作了叙述。在两天中,日本宪兵女对主人公陈惠芹用了各种精神和肉体毒刑近二十种。故事更多的是描写那个姑娘受刑的痛苦。这些刑罚与我们从其他地方收来的资料非常符合(如:黄仁的《中外酷刑大观》)。所以,故事的可信度很高:也许故事是原作者根据自己或他人的回忆,确是有一个叫陈惠芹的女教师受尽丧心病狂的刑罚;也许原作者根据各种所见所闻,塑造了陈惠芹这个人物,将许多中国女性在抗战中的苦难集中在她身上。无论如何,这些女性所受的刑罚和痛苦是真实的。

  原作者的动机似乎是一个原日本军官的(“第一人称”)忏悔。但有些读者认为是在忏悔的名义下的,大写对青年女性的刑罚和痛苦来刺激读者,所以是“暴行”文学,甚至是“性暴行”文学。无论如何,作品事实地描写了刑罚和痛苦,从而客观上揭露了日寇的残忍,加深了读者对抗日英雄的崇敬。中国的文艺作品爱把英雄无限提高。“红灯记”的李玉和唱着”贼鸠山,要密电,毒刑用遍“,但还是能站得挺立骂鸠山。观众体会不到刑罚痛苦,也体会不到日寇的残忍,英雄的伟大。在这篇作品中,女主人公陈惠芹是很狼狈的:赤身裸体,跪着受刑,嚎叫,抽泣,抖动,未婚女人的羞怯在也疼痛下消失了。但她任仍然没有讲出日寇要的秘密。“第一人称”最后说,”本来是很好地获得上级赏识的机会,破获一个很隐蔽的敌人的情报组织。就这样让这个疯女人毁掉了“。她在读者心中的地位自然地升高了,大家觉得,她是赢者。

  鬼子狼般地狂叫,我被惊醒过来。林大鬼头指着被折磨将要死去的爱国青年说:

  “你的实话的不说,他们一样地干活!你的好好地看看,明白吗?!”

  我点点头说:“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

  我在想:看在眼里,铭刻在心上了。多么好的中华儿女,被你们打得血肉四溅!哪个不是他爹娘的爱儿!眼前的事实说明了什么?他们的死足以表现了中华民族不甘屈服的豪壮气势。不看尤可,见之刺心,只能增强我抗日救国的意志!

  “明白了,你的快说!你的中国妇救会妇女部长的干活?人的大大的有!”

  我不回答。

  “啪、啪、啪……”这时鞭子雨点似地向我的头上、身上抽来。那鬼子一直打累了,才住手。这突如其来的鞭打,我先是一惊,后来就麻木了,鞭子住下的时候,我已经站不起来了。两个日寇把我架起来,狞笑着对我说:

  “你的好好地看看,大大的共产党通通地抓来了!你的小小的共产党,太君的不要,实话的快快说了,你的快快地回家。”

  又用皮鞭指着一个被酷刑折磨得遍体鳞伤的人问我:

  “他的是你的什么领导的干活?”

  他这一问,我的心倒轻松了好多,原来他们是连唬带蒙。

  我说:“不认识。”

  又是一顿鞭子更猛烈地向我劈头盖脑地抽来。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醒来时,我感觉到全身剧烈地疼痛,口渴得难受。我慢慢地打量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了小鬼子,只有一个伪警在那里打盹,还有几个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人躺在地上。

  面对这残酷至极的现实,心中无限愤慨!难道你们所说的“大东亚共荣图”就是这样用中华民族的血肉来建筑的吗?一个国家的人民热爱自己的祖国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残害!想着想着,我悲愤地哭起来了。

  哭声惊动了看守伪警,他站起身,唐山看癫痫病医院排名走到门边,推开门,往外看了一会儿,然后把门关上了,来到我的身边,小声说:

  “你哭有什么用?你看他们哪个不比你强?”他指着那些受刑的躺着的人,又把声音放得很低说:

  “心要宽,争取活着!”

  听了这话,我抬起头来看看他,他示意不让我说话。我微微点了点头,小声说:

  “给我点水喝吧。”

  他出去了,一会端来一碗温乎乎的水,递给我说:

  “慢慢喝,离天亮还早呢。”又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东西塞在我的手里说:“吃点东西,增加抵抗力,只要能活着,就有出头之日。”

  真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样的好人。

  不久房门又打开了,进来一个日本鬼子,一直走到我的跟前,我知道一场新的刑审又要开始了。我暗想,让你们随便打吧,打死我少遭罪,打不死我就有报仇之日。要口供半句休想!

  这个鬼子更凶狠,他把我的手脚全交叉着绑了起来,用木杠子串在胳膊腕上,吊在大梁上,然后使劲地悠,一会我的胳膊腕的皮肉就被拧烂了,疼痛刺心。

  恶鬼用完了悠刑,又用竹板狠狠地敲我的脑袋问:

  “你的妇救会的人大大的有。通通地说出来就放了你!”

  我仍然说“不知道”。

  他用竹板狠狠地打我的头,用鞭子猛劲地抽,那鞭子条条带血,竹板子上挂着皮肉。我一阵眩晕又昏过去了。

  日寇的狂笑声把我惊醒了。我咬紧牙关闭上眼睛默念入党的誓言:

  “为了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为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坚决抗日到底,直到胜利…..关键时刻宁可牺牲自己,决不叛党!”

  日寇见我横心等死的样子,就撕破嗓子的吼叫:

  “你的说话的没有,快快地死了死了的有!”说着就用烟头烧绑着我的绳子,气急败坏地喊:

  “快快地摔死!快快地摔死了!”

  绳子烧断了,我被摔在水泥地上,昏过去了。

  不知什么人把我救护唤醒过来,我的浑身疼痛难忍。我的头、脸、胳膊都摔坏了;嘴肿得张不开,闭不上;门牙几乎都磕掉了,有的还连着肉;手腕、脚脖子被绳子撸得露出了骨头;全身湿乎乎地沾着血和水。

  刑审室里只有一个看守警,那些受刑的人,不知让日本鬼子都给弄哪里去了。

  那看守警看我醒过来了,推开门走了,回来时拿着一包手纸,看看我把手纸放在一边,又把烧人用的棉花撕一块递给我。示意让我擦擦嘴、脸上的血和泥。可是我的嘴脸摸都不敢摸,怎么还能擦!

  那看守警走到我的身边,小声说:

  “我给你点药吃,你别怕。”

  我没有任何表示,他把药一勺一勺的喂我。我自问:难道他真是个有良心的中国人?

  艾凤林叛变了,她出卖了党,出卖了革命同志。她把她所知道的都供出去了。她告诉日本鬼子,我是共产党员,我是东付家区宣传部长兼妇女救国会的妇女部长,我发展的同志:韩同江、任贵珍、李晓凡、李俊华,这四名同志的名字也都供给了敌人(补习学社的王静文和他的妻子,我还没有来得及向她汇报,她不知道)。

  因为有她的叮咬,我受刑很重。幸好我在被捕之前,把党的机密文件已销毁;再者,我和她是单线联系,我发展的同志,她都没见过面。为了保护这四名同志,敌人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

  “项大辫”的由来

  天亮了,我被推上了囚车,里面有十几个人,都被打得不象样子。我和一个朝鲜姑娘被送到南岗警察署的拘留所。救过赵一曼的韩护士,也在这里。

 秦皇岛好的小儿癫痫医院,戳进来 下午六点多种,在特务科值夜班的那个伪警来了,和这里的看守姓赵的说话提到我,赵问:

  “怎么把这个姑娘打得这么惨?”

  伪警说:“艾凤林说她是地下党区委宣传部长,又是抗联妇救会区委主任。日本人问她,她说什么也不知道,就一个不知道,从昨晚九点多钟一直到下半夜,就折磨成这个样子。就这样也没有二话,还是不知道,她说自己是道德会的讲演员,看样可能是……”

  伪警又告诉姓赵的开饭时多给我点咸菜,让我多吃点饭。姓赵的说:

  “她的嘴喝水都不好使,还能吃饭?”

  他俩小声嘀咕几句,只听伪警说:“这小姑娘太可怜了!”

  说完就走了。半个多小时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小瓶牛奶。

  姓赵的看守先用棍子捅捅那个朝鲜姑娘,又用手势让我看看她是否睡了。她的伤比我轻。我看看她确实睡了。

  这时看守用手势让我把奶瓶接过来喝奶。我不肯,一则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二则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吃的东西。他俩很着急,看守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这是同胞对你的诚意,望你赶快拿去。”

  我看他们象是有良心的中国人,就接过了奶瓶,慢慢地喝了。他们很高兴。那个姓赵的小声告诉我:

  “记住,昨天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要改口。”

  我的宁死不屈在这里得到他们的同情和支持,看来他们真的是有良心的中国人。我便向他们要笔用一下,看守很快拿给我。我在纸条后面写道:

  “昨天又从东付家区抓人了吗?”

  伪警用手势表示没有。并小声说:

  “全是鬼子诈语。”

  我心里有了底,我和艾凤林是单线联系,她所知道的也就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这不怕,尽管她怎么说,有道德会讲演员的身份完全可以掩护组织。于是我决定就用道德会讲演员的身份驳斥推翻叛徒的口供。

  在南岗警察暑拘留所里,同狱的还有口琴社的三个女学生。她们是:崔海玉(鲜族)、金贞淑(鲜族)、谢中文。口琴社和我们是一个组织系统,由于单线联系,各有个的领导。她们受刑也都很重。

  过了一个星期,我的伤势刚刚好了一点。一天吃过难咽的午饭,一个姓肖的看守喊:

  “项效光,出来!”

  我又被送到了特务科,一个日本鬼子的官命令说:

  “送到第七刑审室去!”

  审我的鬼子叫小野?郎,还有叫神户五郎的,他们问我:

  “你的说不说?!你的妇救会的人的大大的有!韩同江、李晓凡......他们都是妇救会的什么的干活?他们都住在哪里?”

  看我没吱声,就轮起了大皮鞭子。我由于刑伤未愈,身体虚弱,不多时就昏过去了。

  他们用凉水喷醒了我,那个叫小野?郎的喘着粗气向我狂叫着:

  “你的说!妇救会的人哪里的有?说了,大官的做。你的事情我们通通的明白,实话的不说,快快地枪毙!”

  这时我遍身的伤剧烈的疼痛,心脏难受得要命,我紧紧地闭上了双目,心里想,任你们打吧,死了,我也什么不能说。

  他们又把我绑在长木凳上,脑袋倒搭拉着,准备用喷雾器往我的鼻子里灌混合煤油的辣椒水。

  这时艾凤林又被推到我的面前。鬼子用鞭子杆顶着她的后背对她说:

  “你的,跟她说!”

  艾凤林说:“小项,你就别自找苦吃了,你不承认是不行的,咱的市委宣传部长冯策安也被抓来了,咱俩的事,我也都说了,你不承认怎么能行蚌埠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啊?我劝你想开些,别活路不走……”

  没等她说完,我狠狠地吐她,骂她:

  “你这条疯狗!你胡咬,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只是在道德会见了几面,我讲道,你听道,你胡说什么!为什么这样害乎我!?”

  那个叫小野?郎的看我在证人面前还不承认,就命令那个叫神户五郎的鬼子往我的鼻子里灌混合煤油的辣椒水。

  我只觉得眼前发黑,气喘不上来,猛烈的呕吐,吐出的都是血水,几乎心肝都要吐出来,痛苦极了,当时我只盼速死。

  日寇看我恒心等死的样子就停下来,吼叫着逼我说话。我闭着眼睛缓好了气说:

  “艾凤林她不叫艾凤林,她叫王树枝(王树枝是她的化名),我是学道德讲道德的人,我不能说谎话,我就知道讲道德,王树枝说的话,我根本不懂。你们硬叫我说什么呢?你说的那几个人都是我的同学,住在哪里我不知道。”

  日寇听了气得哇啦哇啦乱叫,继续把辣椒水交替着往我的鼻孔和嘴巴里灌。我又咳又呛的剧烈挣扎, 鬼子边问边灌, 把我的肚子灌涨起来,又用脚使劲踩,混杂着鲜血的辣椒水从我的嘴里、鼻孔里一股一股地涌出来......。我被灌得死去活来,头和胸部象开裂般地疼痛,不停的剧烈咳嗽象是要把五脏六腑吐出来似的……。

  在刑审室里,鬼子见我仍不开口,那个叫神户五郎的鬼子抓住我的辫子,用绳子绑上,吊在了横木杆子上悠,一会儿的工夫,我的头皮被撕破,血流出来,我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见狱中的难友们围在我的身边。她们一个个流着眼泪,为我剪辫子、擦血。我浑身象个血人,辫子也凝成了一个血棍。她们一边给我剪辫子,一边说:

  “以后我们就叫小项‘项大辩’,永远记住她,永远记住日本鬼子残害我们的证据!”

  她们让看守警给我买来药,给我治疗,精心地照料我。我活过来了。

  一个多月后,我的刑伤渐愈,神志也恢复了。鬼子又来传我:

  “项效光!”

  新的审讯又开始了.....

  就这样在狱中,我尝遍了日本鬼子的各种酷刑:

  电刑,把我的手脚戴上手铐脚镣,通上电,我即刻神经麻木,人事不醒;

  往鼻子里灌混合煤油的辣椒水;

  上大挂(吊打、悠、摔);

  坐老虎凳;

  把棉花沾上煤油放在背上烧......

  每当受刑时,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默念加入共产党的誓言:

  “誓死保卫祖国山河!坚决抗日到底!”......

  鬼子对我松松紧紧,见无效果,就动大刑。几番生死!我的心脏病就是当时受电刑所至,我胳膊、手腕骨突出,就是当时留下的痕迹。我们当时戴的手铐脚镣是哈尔滨头号大地主、大资本家、大卖国贼姚喜九奉献给日本鬼子的。那是特制的带锯齿的,你动一动,它就紧一紧,刻进肉里,刻到骨头......

  每当酷刑后,回到狱里,疼痛难忍时,我不愿意哼哼,觉得那样让日本鬼子看中国人没骨气。所以心里一直唱着加入救国会时唱的那首歌:

  “曙光在前,同志们奋斗!用我们的血和刺刀,劈开我们自己的路。勇敢向前奋斗!向前到胜利!我们是工人和农民的先锋队,为了救国,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坚决抗日到胜利!(喊口号)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救国救到底!直到胜利!胜利!”

  这支歌支持我挺过酷刑,战胜疼痛。在狱里不敢大声唱,怕暴露身份,我就闭着眼,在嗓子眼里哼着歌词,别人还以为我疼得说胡话呢。我的身上印满了日本鬼子的罪恶!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好方法 哪里医院看癫痫好 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